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企業動態
既提供貼心服務 又不慣出“甩手掌柜”
發布時間:2017-6-15 訪問量:2281
 

??

 

 

“托管最大的好處就是少走彎路,節省了不少錢。中介機構在電氣設備安裝、防塵設備購買、噴漆房改造上給我很多很好的建議,如果他們不幫忙,肯定要花不少冤枉錢……”


今年一開年,浙江省東陽市的好多企業紛紛主動找中介服務機構要求托管。御勤軒紅木加工廠老板蔣燮斌笑著告訴記者:“就算沒有政府的補助,花一兩萬元做這個事情也是值得的。”


從昔日被動監管到如今主動尋求安全服務,企業這一轉變耐人尋味。


《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推進安全生產領域改革發展的意見》明確提出,要建立安全生產社會化服務體系。浙江是民營經濟大省,也是安全生產重點省份。近年來,浙江省率先開展安全生產社會化服務改革,探索出了“市場主導、企業自主、政府推動、社會參與”的安全生產社會共治路子。2016年,全省工礦商貿企業事故起數和死亡人數同比分別下降9.1%和7.8%,較大事故同比下降9.5%。這其中,安全生產社會化服務發揮了積極作用。


面對窘境 浙江做出“破冰”之舉


“今天當老板,明天睡地板”,這是企業老板們對發生安全生產事故教訓的總結。

按目前的統計標準,年銷售收入在2000萬元以下的企業屬于小微企業。作為民營經濟大省的浙江,現如今已孕育了430多萬戶市場主體,其中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高達97%以上。而在這些小微企業中,普遍存在安全生產“無人管、不會管、管不好”的問題,尤其是縣鄉安監人員面對管轄區的眾多工商貿企業,基本是1人監管幾百家企業。


近年來,浙江中小微工商貿企業死亡事故起數每年都占工商貿企業死亡事故總數的80%以上。對于政府相關部門而言,一邊是政府安全監管人員力量不足,另一邊是中小微企業安全隱患大量存在。于企業而言,一方面迫切需要搞好安全生產,另一方面又缺少基本的安全管理能力,安全基礎薄弱、員工安全意識淡薄、安全隱患突出,“有心無力”。


“以行政手段為主的監管模式和強調政府層面的外部督促推動,都無法直接轉化為安全管理能力,難以從根本上解決中小微企業安全生產問題。”省安監局局長華宣奎說。


社會化服務如期而來,恰好破解了這窘迫的局面。


安全生產社會化服務機構作為市場機制下細分出的第三方服務組織,具有其他組織無法比擬的專業、技術、人才、經驗優勢,通過各種形式的安全服務,將法律法規、標準規范和政府的監管要求轉變為企業全面、準確、深入的安全管理行為,在企業與政府間架起一座通暢的橋梁。


從2013年開始,杭州、寧波、紹興等地首先在危化品、礦山等高危行業領域嘗試開展安全生產服務外包工作,形成了社會化服務的雛形。


2014年初,省委、省政府發布《關于加強安全生產促進安全發展的意見》,為各地推動安全生產社會化服務工作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撐。當年10月,省安監局制定下發《關于推進安全生產社會化服務工作的指導意見》,加強組織領導,積極開展試點。2015年6月,省政府常務會議專題研究安全生產社會化服務推進工作,安排300萬元財政資金,專門用于社會化服務的宣傳、培訓和試點工作。2016年1月,省政府又出臺《關于推進安全生產社會化服務工作的意見》,明確社會化服務的基本原則、主要形式、目標任務及保障措施,為該省深入推進安全生產社會化服務工作提供了強有力的政策支撐和制度保障。


 

據統計,截至2016年底,全省參與社會化服務企業107597家次,參與服務的中介組織948家,簽訂合同金額33469萬元。


大膽先行 東陽試水“企業托管”


安全生產社會化服務模式在浙江遍地開花。


衢州市積極探索電氣安全隱患排查治理和安全生產社會化服務的有機結合,引進專業技術服務公司,推進企業開展“智慧用電”服務工作。杭州市拱墅區發揮道路運輸行業協會的組織優勢和自治作用,統一組織全區86家道路運輸企業公開招標,開展工程車運輸安全管理服務外包工作。嘉善縣天凝鎮與安全中介服務機構簽訂服務協議,制定專業服務工作協作方案,針對危化品、印染、勞動密集型等35家重點企業開展“點對點”服務。


作為安全生產社會化服務的先試先行者,東陽推行的是“企業托管”模式。這種企業委托服務模式也是浙江作為安全生產社會化服務的主要探索方向。


東陽市地處浙江中部,屬長江三角洲經濟區域,區域經濟發達。2014年,東陽開始探索以小微企業安全生產委托管理服務為主要形式的社會化服務工作,并列入安全生產領域深化改革創新社會治理的內容。


東陽市安監局相關人員介紹,政府制定安全托管的人員培訓、設備設施管理、隱患排查治理、應急能力建設等方面的服務內容和標準,小微企業向有資質的安全生產管理中介機構購買服務,簽訂安全生產托管協議,再由中介機構全權負責企業的安全生產管理。


 

托管內容包括現場診斷、資料搜集、專家走訪、出具整治方案、應急演練、整改督促、現場規范、制度上墻等。因為監管的內容多,有人稱之為“安全管家”。

東陽市最先在巍山鎮、湖溪鎮的19家小微企業開展安全托管試點。由小微企業向有資質的安全生產管理中介公司購買服務,簽訂安全托管協議,再由中介公司全權負責企業的安全生產管理。半年多時間內,這些小微企業借助中介機構成功解決了安全生產難題。


“這個插座少個漏電保護器,趕緊安裝。”“廠房出租要簽訂安全管理協議,及時補齊資料。”“這是高壓測試區域,需要隔離。”金華創安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是全省最早為企業提供安全托管服務的中介機構之一,從一開始的6人到現在的62人,該公司幾乎每天都有專業服務人員穿梭在企業里檢查、提出整改建議。


東陽市尊譽仿古工藝品廠老板孔福軍告訴記者:“以前車間通道經常被物料堵塞,連人都不容易進出,創安公司咨詢師協助我們設置了通道線,并經常督查,現在這種情況沒有了。”


由于托管成效明顯,2016年初,不少企業紛紛要求續簽安全合同,僅創安公司與企業的續簽率就達60%。許多企業還一次性簽了兩年合同。創安公司負責人張寶龍說,中介機構幫助企業摸清自身的安全生產家底,幫助企業根據實際問題分輕重緩急制定整改方案,指導企業分階段投入,逐步整改。“即便不能完全消除隱患,也能提出控制措施,從而降低企業的整體風險。”張寶龍說。


通過三年的大力推行,東陽市在安全生產社會化服務的覆蓋面不斷擴大,從年銷售收入2000萬元以上企業逐步推進到500萬元以上企業,續簽率不斷提升,各類安全隱患不斷得到整改,事故總量明顯下降。


直面問題 全面構建長效機制

當前一些中小微企業在安全生產管理的認識上還存在誤區,認為中介機構的服務可以取代企業的安全管理,導致企業負責人惰性隨之而來,在安全管理上做“甩手掌柜”


安全生產社會化服務是新業態成長下政府主動推進職能轉變的成果。在此項工作中,中介機構承擔著最為主要的角色,它的服務質量、水平直接影響著服務的效果。


一位安全生產中介機構的資深人士認為,如何培養安全生產社會化服務專業隊伍是需要著力解決的問題。他告訴記者,按照東陽模式測算,每個縣市的社會化服務人員需求大概為300人,按照浙江90個縣市計算,浙江省需要社會化服務人員近3萬人。而從目前來講,安全生產服務力量單一,明顯供給不足。


據浙江省安監局的調研分析,全省現有的安全生產社會化服務人員來源,主要為高等院校安全工程專業的應屆畢業生、高危行業的安全管理人員、企業的管理人員等,安全生產社會化服務的專業技能和服務能力還不足。浙江提出要“充分利用各種教育資源,強化專業安全人才培養,保障社會化服務人才需求”。有業內安全專家認為,可以借鑒其他行業的做法,讓相關機構在適用性技術培訓和服務資格認證上給予雙重指導,推動安全生產社會化服務人員的資格認證,促進產業健康發展。


為有效規范服務市場,浙江開發建設全省統一的安全生產社會化服務信息平臺和專家庫,將符合登記注冊條件、從事安全生產服務的單位和專家的有關信息在政府官方網站公布,并按照所在地區、資質等級、業務類型、特色服務等進行分類,推動信息交流、要素集聚、市場融通。目前,信息平臺已注冊登記服務機構145家、錄入各類專家信息394條,實現了服務需求和市場資源的免費融通共享,有效解決了供需信息不對稱問題。


同時,引入市場化的競爭性選擇,讓服務提供方與購買方雙向選擇,杜絕政府部門強制要求服務、指定服務和行政干預安全生產專業服務市場等行為。建立健全服務供給的考核評價、懲戒淘汰機制,制定執業條件、執業范圍及收費標準等配套制度,依法查處違法違規服務行為,規范服務提供方及從業人員的執業行為。


義烏市還建立了社會化服務機構、行業協會執業誠信監控機制,對信用等級為B、C級的中介機構負責人進行約談,對信用等級為D級的中介機構限制參與下一年度企業安全服務。


當前,一些中小微企業在安全生產管理的認識上還存在誤區。浙江泰達安全技術有限公司總經理何明說,一些企業認為中介機構的服務可以取代企業的安全管理,導致企業負責人惰性隨之而來,在安全管理上做“甩手掌柜”。

 


“安全生產的責任主體始終是企業,社會化服務是企業落實主體責任的技術支撐,是提升企業本質安全水平的有效補充,扮演的是‘補缺’的角色。”華宣奎表示,浙江安全生產社會化服務改革是安全生產領域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積極探索,是堅持“小政府、大社會”,加強和創新社會治理的有益實踐。“這項改革從試點到全面推開,已經有了一個良好的開局,取得比較明顯的階段性成效。隨著改革的深入推進,其累積效應還將進一步顯現。”華宣奎說。


2017年,浙江著力推進安全生產社會化服務在高危行業領域全覆蓋,力爭服務企業數超過20萬家。到2020年,全省力爭形成體系健全、服務規范、運轉高效的安全生產專業服務市場,安全生產服務產業得到充足發展,安全生產社會化治理水平顯著提升。


 

捕鱼游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