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行業動態
總局痛批“6·5”爆炸事故安評企業!
發布時間:2017-6-15 訪問量:652
  總局痛批“6·5”爆炸事故安評企業!

“安全評價報告一派胡言、前后不一,接下來要徹查安全評價問題。”國家安全監管總局總工程師王浩水在6月11日召開的山東臨沂金譽石化事故現場會上說道。
初步原因
山東臨沂金譽石化“6·5”爆炸著火事故已經造成10人死亡、9人受傷。

初步判斷事故的直接原因是液化氣罐車卸車過程中,萬向裝車臂連接管與罐車液相出口脫離,造成大量液化氣泄漏并急劇氣化,與空氣形成爆炸性混合氣體,在裝卸區東北側遇點火源發生爆炸,引發裝卸區內其他罐車相繼爆炸,爆炸碎片擊中并引燃廠區多處裝置或設備。

安全評價
給“6·5”事故企業金譽石化做安全評價的是濟南華源安全評價有限公司,是一家具有甲級資質的安全評價機構。

據王浩水介紹,該公司給金譽石化所做的安全評價報告前后不一致,前面講項目存在爆炸性、可燃性,但在報告的后面又說基本不會造成火災,危險程度可以接受。但事實情況表明,金譽石化出現的爆炸事故,是不可接受的安全風險。

王浩水表示,接下來要通報發證機關,立即停止該評價機構的資質,并對濟南華源安全評價有限公司所做的全部安全評價報告重新核對,尤其是石油化工企業,更要謹慎嚴格,不能讓評價機構“草菅人命”。

面臨問題
其實,這也不是第一起由事故暴露出的安全評價問題。早在2015年的天津港“8·12”事故時安全評價機構就已經面臨諸多困境。

1. 標準模糊,依據混亂 
江蘇安泰安全技術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高級工程師王躍博士說:“安全生產法律法規、標準、規章、規范很多,但不成體系,有的針對同樣問題規定不一樣,有的條款含糊籠統不好執行。”,目前普遍的做法是回避某些問題,采取較寬松的標準做相應的調整。

2. 取證高于評價,重視程度不夠。
王躍介紹,安評成了一些企業許可的前置條件后,很多項目在建設前不得不請安全評價機構為其編制安全評價報告。但企業的目的很明確,就是為了取證而評審,價格越低越好,質量無所謂。事故一出,馬上就會有人質問安評如何做的,可平常卻很少有企業會認真落實報告里提出的對策和建議。

曾在北京某評價機構就職,現任北京某外企安全經理的王志勇接受采訪時深有體會地說:“很少有企業是真正想了解自己的隱患而去請評價公司來評審。行政要求才是他們的目的。”

3. 評價報告質量不高,安評人員能力有限。
云南某化工企業網友小松指出,所謂的評價報告,其實就是企業提供“資料的匯總”,評價機構按規范格式“整合”成,最后找個有資質的人來簽字就行。真實問題指不出來,沒有任何技術含量。就算哪天出了事故,再查評價報告的“意見”,發現都是一些“放之四海而皆準”的要求。

4.機構自身問題
王躍從機構本身指出幾個方面原因:一是人工成本普漲的環境下,行業競爭又很激烈,安評費用卻難上漲,以至于有評價人員出現不負責任的情況;二是安評行業待遇不高,高技術人才緊缺,在能力有限的情況下,就會出現分析不全面、不深入現象;三是企業對評價的時間限制比較緊,要完成一個復雜的工藝評價,短時間內出高質量報告,有難度。再加上有些企業提供資料時,因保密等各種原因,工藝描述不全或有偏差,隱瞞一些關鍵數據等,也是評價報告質量不高的原因。

給安評的建議
通過市場化引導行業發揮好自律作用,同時通過市場規律吸引更多社會優勢資源和人力進入安全評價行業,提高安全評價師的社會地位和待遇,并與他們承擔的責任相匹配。

通過政府采購形式或按照招投標方式進行安全評價服務,在一定程度上將企業和中介機構的金錢關系剝離開,加強中介的獨立性。

完善機構誠信體系和自我約束機制,對不負責任的機構和個人采取黑名單制,加大對劣質報告的監管力度。

捕鱼游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