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最新事故
黑龍江哈爾濱酒店火災 已致20人死亡
發布時間:2018-8-28 訪問量:302
 
??

 

8月26日,哈爾濱市政府就“8·25”哈爾濱北龍溫泉休閑酒店(以下簡稱北龍溫泉酒店)火災舉行第二次新聞發布會,哈爾濱市政府首席新聞發言人、政府秘書長方政輝介紹,救援人員經過搜救,在坍塌部分最底部又發現一名遇難者,火災事故共導致20人死亡。其中,9位遇難者家屬已經到哈爾濱確認遇難者身份。

事故發生當天,國家應急管理部迅速抽調10人組成工作組到哈指導火災救援及事故調查工作。目前,事故調查工作已全面啟動,“市政府將全力配合做好事故調查工作,此次事件無論涉及什么人、哪個部門,都要依法依規對有關責任人予以嚴肅處理,絕不姑息。”方政輝表示,哈爾濱北龍溫泉休閑酒店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張某平已于8月25日因涉嫌消防責任事故罪被依法刑事拘留,另有該酒店兩名管理人員正在接受調查。

記者采訪發現,北龍溫泉酒店從2016年以來,至少9次被檢查出存在消防安全隱患,并于2017年7月31日被確定為松北區消防安全重點單位。

“那空氣太辣了”
“著火了。”8月25日凌晨4時47分,哈爾濱本地人李輝(化名)在睡夢中被一陣敲門聲和叫喊聲驚醒。
李輝只穿著短褲,便趕緊打開房門往外沖。幸運的是,他所住的區域當時并沒有太多煙,“我又跑回屋子收拾了衣服褲子才跑下樓。”

當天,李輝住在北龍溫泉酒店A區3層,出門就是樓梯,可以直達一層大廳。據他介紹,在火災中,A區受損程度是最輕的。前一天晚上,他和八個朋友一起到北龍溫泉酒店度周末,有3人住在A區、另外6人住在E區。

“燒傷最重的是在E區。”李輝告訴新京報記者,跑下一樓后,他又帶著消防隊員去E區救援他的6個朋友。“在3樓往4樓的樓梯口我就過不去了,煙太大了,很嗆。”

李輝記不得當時在樓梯口等了多久,在他等待的時間里,這條通道沒有人跑下來,包括他的6個朋友在內的游客都被消防云梯從窗戶救走。“我在樓梯口吸的濃煙太多,也開始干嘔。”

來自北京的盧女士得知酒店著火時,煙已經彌漫到她的房間,導致她呼吸困難。“那空氣太辣了,在房間里頂多喘兩三口氣兒,就受不了了,得到窗戶邊上換一下氣兒。”盧女士告訴新京報記者,她住在三樓,在房間里眼睛已經看不清東西了,不管拿什么都只能瞎摸,“能拽得動的就先拽出來,拿到窗戶那邊才能看是啥。”由于無法出門逃生,她只能在屋里等待消防救援。她記得,當時在屋里待了至少四五十分鐘。

最后,盧女士被消防隊員從窗戶救出,“衣服、手、鼻子,全都熏黑了。”

從新聞上了解到此次火災導致19人死亡時,盧女士感到難過,“應該有很多人都是我們團隊的,因為我們是老人團。”據盧女士介紹,僅她知道的,她的鄰居老兩口、坐在她座位前方的一個大姐都去世了。

據“新華視點”報道,此次火災中,多數傷者來自北京的一個旅行團,團隊共九十余人,全部入住北龍溫泉酒店。
8月26日,新京報記者從發布會上了解到,火災當日送入醫院的24名傷者,除25日經全力搶救無效一人死亡外,今天上午有一名傷者康復出院,其余22名傷者繼續治療,除一名高齡危重傷者正在ICU搶救外,其他傷者病情穩定,生命體征平穩。

像迷宮一樣繞
北龍溫泉酒店位于松花江岸的哈爾濱太陽島風景區內,距離市區開車距離大概10公里。總建筑面積32600平方米,由兩棟綜合樓和三棟別墅區組成,總客房數60間。

李輝說,該酒店分為A、B、C、D、E五棟。溫泉就在五棟建筑的中間,但是只有E區有電梯可以直達溫泉,因此,很多人喜歡住在E區。據南方都市報報道,一位酒店工作人員稱,此次火災,火勢最大的是酒店北部后側的E區,緊鄰的D區也有大面積過火,C區有小部分著火。

一段視頻錄像顯示,E區一個連接兩棟客房樓的大廳,地板已經燒漏,接近兩層樓高的玻璃幕墻也已經爆裂。這個大廳大約10米高,過火后只剩下鋼筋混凝土框架。8月25日下午,新京報記者在現場看到,該大廳兩側的兩棟客房樓玻璃也同樣被燒裂或震碎,窗戶邊緣已經燒成炭黑。

在李輝看來,從E區要逃到A區這一側的大廳并不容易。“里面就像迷宮一樣,”李輝告訴新京報記者,從E區要先乘電梯到3層,穿過一個大廳,才能到達A區。

在北龍溫泉酒店住過的不少人都向新京報記者表示,該酒店內部構造十分復雜,容易迷路,且燈光昏暗。

“像迷宮一樣,根本找不到自己的房間。”今年5月,王剛(化名)因公司開會,在北龍溫泉酒店住了幾天,住在E區。王剛告訴新京報記者,北龍溫泉酒店5棟建筑組成一個“回”字形。但不同于其他酒店到任何區域都是直走通達,這里經常都要中途各種拐彎;有時候還要先上一小段樓梯,穿過一段兩邊都是房間的通道,再下一小段樓梯。“當時辦完房卡,到回到房間,走了20多分鐘。”

那次開會,公司其他同事分散住在不同區域。有一次,王剛去找同事取材料,結果雙方都說不清自己在哪,該怎么走,最后只能約在大門外。

王剛還記得,酒店地面都鋪了地毯,墻面都是木頭;酒店里燈光昏暗,在房間里信號很弱。

“走道燈很暗,小孩子都說害怕了。”趙梅(化名)今年8月中旬剛剛和親戚一起到北龍溫泉酒店住。她也同樣感到酒店里路很難找,“開始都走迷路了。當時我還真的有想過,要是出點什么狀況都逃不出去。”

未進行裝修工程消防竣工備案
企業工商信息顯示,北龍溫泉酒店成立于2015年4月15日,注冊資本3000萬元,主要經營業務包括餐飲服務、旅館經營、室內娛樂場所經營、會議服務、洗浴服務。

記者在哈爾濱市公安局臨時指揮中心看到的一份《關于哈爾濱北龍溫泉休閑酒店有限公司執法情況的匯報》(以下簡稱《情況匯報》)顯示,北龍溫泉休閑酒店于2015年4月30日進行裝修工程消防設計備案,但之后未進行裝修工程消防竣工備案。

此后,北龍溫泉酒店在消防問題上一直存在違規,并多次被松北消防大隊處以行政處罰。

根據上述《情況匯報》,2016年7月13日,松北消防大隊檢查發現,該酒店未經安全檢查擅自營業,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消防法》相關規定,對該單位作出責令停業并處罰人民幣三萬元的行政處罰。一個星期后的7月20日,該酒店又被發現存在消防設施損壞的安全隱患,被采取臨時查封措施。

之后,北龍溫泉酒店又相繼于2017年6月14日、2017年7月25日、2017年7月27日在消防檢查中被發現有安全隱患,而被罰款和責令整改。其中,罰款兩次,各4萬元。


記者梳理《情況匯報》時發現,北龍溫泉酒店存在安全隱患種類不少,包括室內報警系統存在故障、消防火栓被雜物遮擋、噴淋頭被損壞、防火分區超面積、疏散指示標志未形成連續性、應急照明燈數量不足、電氣線路敷設不符合標準、地下設置燃氣鍋爐存在火災隱患且未經消防驗收擅自投入使用等。

其中,消防栓被雜物遮擋、噴淋頭被損壞、室內報警系統存在故障、缺少疏散指示標志這些問題不止一次被發現。

北龍溫泉酒店安全隱患也引起了當地媒體的關注。去年8月,當地媒體報道,該酒店接待大廳消火栓門被木質雕塑遮擋,門框上“安全出口”指示燈不亮;更衣室內未設“安全出口”指示燈,也未看到滅火器;溫泉區通往客房的兩處臺階上貼有“安全出口”字樣,但指向的大門卻被封住。

不過,這些處罰、報道并未引起該酒店的重視。據黑龍江省公安消防總隊網站,從2017年12月到2018年4月,當地對哈爾濱北龍溫泉休閑酒店有限公司共進行6次消防監督抽查。結果2017年12月21日、2018年1月10日、2018年1月25日、2018年2月23日4次抽查不合格。

8月26日,哈爾濱市政府就“8·25”哈爾濱北龍溫泉休閑酒店(以下簡稱北龍溫泉酒店)火災舉行第二次新聞發布會,哈爾濱市政府首席新聞發言人、政府秘書長方政輝介紹,救援人員經過搜救,在坍塌部分最底部又發現一名遇難者,火災事故共導致20人死亡。其中,9位遇難者家屬已經到哈爾濱確認遇難者身份。

   事故發生當天,國家應急管理部迅速抽調10人組成工作組到哈指導火災救援及事故調查工作。目前,事故調查工作已全面啟動,“市政府將全力配合做好事故調查工作,此次事件無論涉及什么人、哪個部門,都要依法依規對有關責任人予以嚴肅處理,絕不姑息。”方政輝表示,哈爾濱北龍溫泉休閑酒店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張某平已于8月25日因涉嫌消防責任事故罪被依法刑事拘留,另有該酒店兩名管理人員正在接受調查。

   記者采訪發現,北龍溫泉酒店從2016年以來,至少9次被檢查出存在消防安全隱患,并于2017年7月31日被確定為松北區消防安全重點單位。

“那空氣太辣了”
“著火了。”8月25日凌晨4時47分,哈爾濱本地人李輝(化名)在睡夢中被一陣敲門聲和叫喊聲驚醒。
李輝只穿著短褲,便趕緊打開房門往外沖。幸運的是,他所住的區域當時并沒有太多煙,“我又跑回屋子收拾了衣服褲子才跑下樓。”

   當天,李輝住在北龍溫泉酒店A區3層,出門就是樓梯,可以直達一層大廳。據他介紹,在火災中,A區受損程度是最輕的。前一天晚上,他和八個朋友一起到北龍溫泉酒店度周末,有3人住在A區、另外6人住在E區。

   “燒傷最重的是在E區。”李輝告訴新京報記者,跑下一樓后,他又帶著消防隊員去E區救援他的6個朋友。“在3樓往4樓的樓梯口我就過不去了,煙太大了,很嗆。”

   李輝記不得當時在樓梯口等了多久,在他等待的時間里,這條通道沒有人跑下來,包括他的6個朋友在內的游客都被消防云梯從窗戶救走。“我在樓梯口吸的濃煙太多,也開始干嘔。”

   來自北京的盧女士得知酒店著火時,煙已經彌漫到她的房間,導致她呼吸困難。“那空氣太辣了,在房間里頂多喘兩三口氣兒,就受不了了,得到窗戶邊上換一下氣兒。”盧女士告訴新京報記者,她住在三樓,在房間里眼睛已經看不清東西了,不管拿什么都只能瞎摸,“能拽得動的就先拽出來,拿到窗戶那邊才能看是啥。”由于無法出門逃生,她只能在屋里等待消防救援。她記得,當時在屋里待了至少四五十分鐘。

   最后,盧女士被消防隊員從窗戶救出,“衣服、手、鼻子,全都熏黑了。”

   從新聞上了解到此次火災導致19人死亡時,盧女士感到難過,“應該有很多人都是我們團隊的,因為我們是老人團。”據盧女士介紹,僅她知道的,她的鄰居老兩口、坐在她座位前方的一個大姐都去世了。

   據“新華視點”報道,此次火災中,多數傷者來自北京的一個旅行團,團隊共九十余人,全部入住北龍溫泉酒店。
8月26日,新京報記者從發布會上了解到,火災當日送入醫院的24名傷者,除25日經全力搶救無效一人死亡外,今天上午有一名傷者康復出院,其余22名傷者繼續治療,除一名高齡危重傷者正在ICU搶救外,其他傷者病情穩定,生命體征平穩。

像迷宮一樣繞
    北龍溫泉酒店位于松花江岸的哈爾濱太陽島風景區內,距離市區開車距離大概10公里。總建筑面積32600平方米,由兩棟綜合樓和三棟別墅區組成,總客房數60間。

   李輝說,該酒店分為A、B、C、D、E五棟。溫泉就在五棟建筑的中間,但是只有E區有電梯可以直達溫泉,因此,很多人喜歡住在E區。據南方都市報報道,一位酒店工作人員稱,此次火災,火勢最大的是酒店北部后側的E區,緊鄰的D區也有大面積過火,C區有小部分著火。

   一段視頻錄像顯示,E區一個連接兩棟客房樓的大廳,地板已經燒漏,接近兩層樓高的玻璃幕墻也已經爆裂。這個大廳大約10米高,過火后只剩下鋼筋混凝土框架。8月25日下午,新京報記者在現場看到,該大廳兩側的兩棟客房樓玻璃也同樣被燒裂或震碎,窗戶邊緣已經燒成炭黑。
  
 在李輝看來,從E區要逃到A區這一側的大廳并不容易。“里面就像迷宮一樣,”李輝告訴新京報記者,從E區要先乘電梯到3層,穿過一個大廳,才能到達A區。

   在北龍溫泉酒店住過的不少人都向新京報記者表示,該酒店內部構造十分復雜,容易迷路,且燈光昏暗。

   “像迷宮一樣,根本找不到自己的房間。”今年5月,王剛(化名)因公司開會,在北龍溫泉酒店住了幾天,住在E區。王剛告訴新京報記者,北龍溫泉酒店5棟建筑組成一個“回”字形。但不同于其他酒店到任何區域都是直走通達,這里經常都要中途各種拐彎;有時候還要先上一小段樓梯,穿過一段兩邊都是房間的通道,再下一小段樓梯。“當時辦完房卡,到回到房間,走了20多分鐘。”

   那次開會,公司其他同事分散住在不同區域。有一次,王剛去找同事取材料,結果雙方都說不清自己在哪,該怎么走,最后只能約在大門外。

   王剛還記得,酒店地面都鋪了地毯,墻面都是木頭;酒店里燈光昏暗,在房間里信號很弱。

   “走道燈很暗,小孩子都說害怕了。”趙梅(化名)今年8月中旬剛剛和親戚一起到北龍溫泉酒店住。她也同樣感到酒店里路很難找,“開始都走迷路了。當時我還真的有想過,要是出點什么狀況都逃不出去。”

未進行裝修工程消防竣工備案
    企業工商信息顯示,北龍溫泉酒店成立于2015年4月15日,注冊資本3000萬元,主要經營業務包括餐飲服務、旅館經營、室內娛樂場所經營、會議服務、洗浴服務。

   記者在哈爾濱市公安局臨時指揮中心看到的一份《關于哈爾濱北龍溫泉休閑酒店有限公司執法情況的匯報》(以下簡稱《情況匯報》)顯示,北龍溫泉休閑酒店于2015年4月30日進行裝修工程消防設計備案,但之后未進行裝修工程消防竣工備案。

   此后,北龍溫泉酒店在消防問題上一直存在違規,并多次被松北消防大隊處以行政處罰。

   根據上述《情況匯報》,2016年7月13日,松北消防大隊檢查發現,該酒店未經安全檢查擅自營業,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消防法》相關規定,對該單位作出責令停業并處罰人民幣三萬元的行政處罰。一個星期后的7月20日,該酒店又被發現存在消防設施損壞的安全隱患,被采取臨時查封措施。

   之后,北龍溫泉酒店又相繼于2017年6月14日、2017年7月25日、2017年7月27日在消防檢查中被發現有安全隱患,而被罰款和責令整改。其中,罰款兩次,各4萬元。


   記者梳理《情況匯報》時發現,北龍溫泉酒店存在安全隱患種類不少,包括室內報警系統存在故障、消防火栓被雜物遮擋、噴淋頭被損壞、防火分區超面積、疏散指示標志未形成連續性、應急照明燈數量不足、電氣線路敷設不符合標準、地下設置燃氣鍋爐存在火災隱患且未經消防驗收擅自投入使用等。

   其中,消防栓被雜物遮擋、噴淋頭被損壞、室內報警系統存在故障、缺少疏散指示標志這些問題不止一次被發現。

    北龍溫泉酒店安全隱患也引起了當地媒體的關注。去年8月,當地媒體報道,該酒店接待大廳消火栓門被木質雕塑遮擋,門框上“安全出口”指示燈不亮;更衣室內未設“安全出口”指示燈,也未看到滅火器;溫泉區通往客房的兩處臺階上貼有“安全出口”字樣,但指向的大門卻被封住。

   不過,這些處罰、報道并未引起該酒店的重視。據黑龍江省公安消防總隊網站,從2017年12月到2018年4月,當地對哈爾濱北龍溫泉休閑酒店有限公司共進行6次消防監督抽查。結果2017年12月21日、2018年1月10日、2018年1月25日、2018年2月23日4次抽查不合格。

捕鱼游戏技巧